快捷搜索:

时尚的歌者——蒂索的绘画艺术

雅姆?蒂索(1836-- 1902 )(JamesJacques Joseph Tissot)是19世纪法国画家,但其艺术主要成就在旅居英国期间,他紧跟当时社会发展的步伐,敏锐地捕捉到英国上流社会的现代与时尚并融入到绘画创作,他特别精于服饰细节的刻画,常以伦敦泰晤士河的桥梁和港口为背景描绘穿着时髦的青年男女:他们或在站台告别、或奔波于旅途、或在码头静静地等待,华丽的外表下常常流露出一丝迷茫的思绪与惆怅,也体现了画家远离故土的心绪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尽管蒂索的作品被批评者指责为“庸俗社会的彩色照片”,但却向我们全方位展示了维多利亚时代上流社会的风俗与时尚,其画面所蕴含的独特的人文和历史价值也使蒂索成为19世纪欧洲最伟大的画家之一。

巴黎女人

巴黎女人局部

提起时尚,人们常常想起“流行”这个词语,同时也会想到随之相伴的另一个词语——“现代”,波德莱尔给现代性定义的时候特别强调现代性的一个特点是:“短暂、易变、偶然”,这似乎并不是一个视艺术为永恒象征的艺术家所追求的最终目的,但是每个时代的艺术家都不可避免的带有其时代的印记。我们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可以看到当时最流行的服饰,从委拉斯贵支描绘的宫廷皇室形象中也可以窥见到对当时最为时尚的服饰质感的刻画。艺术作品的现代性与其所处社会流行的时尚趋势是分不开的,在大众追逐时尚的同时,艺术家也从时尚中寻找灵感。所不同的是,艺术家在其艺术作品中展现的时尚是大众流行元素的艺术升华,这样带有现代趣味的艺术品反过来又可能去引领时尚,艺术作品的现代性与时尚的关系在这里可见一斑,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19世纪的法国著名画家雅姆?蒂索。

躲猫猫

很多研究者把蒂索归为新古典主义画家,也有人称他为印象派画家。他生于法国,却长期生活在伦敦,和英国新古典主义画家塔德玛、格维德等交往过密,他们对唯美的共同追随也是很多美术史学家把蒂索归到新古典主义画家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时蒂索也和众多的印象派画家交往过密并深受影响,这也是他被认为是印象派画家的一个原因。笔者无意在美术史中给画家分门别类,但是一生追逐时尚、追求现代、描绘上流社会优雅生活的蒂索无疑在其作品中为我们留下了了解19世纪欧洲上流社会风俗的最好的图像文献资料,仅就其历史价值来说,蒂索就不愧为19世纪欧洲最伟大的画家之一。

船长与爱人

甲板舞会

看壁画的日本女子

雅姆?蒂索原名雅格布?约瑟夫?蒂索(James Jacques Joseph Tissot),1836年10月15日出生于法国南特,幼时住在港口城市内桑松,海港环境以及家庭服饰产业的熏陶,造就了蒂索对高级时装和港口码头天生敏锐的直觉和洞察力,在蒂索的画面中经常出现绘制航海背景下的时尚女性的形象,她们不仅穿着时髦的服饰,并且都少不了一顶漂亮时尚的帽子,这或许可以窥见到他儿时的印记。

旅行者

悄悄话

1856蒂索考入巴黎美术学院,在此期间,蒂索不仅结识了惠斯勒,同时还和德加成为好友。1858年,蒂索拜拉斐尔前派画家拉莫特和费隆德罕为师并深受其影响,也从此对英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859年蒂索索性将他的名字改为“雅姆”这个非常英国化的名字。

午餐

1864年蒂索第一次在巴黎沙龙公开展示现代题材的作品,与之前描绘古代服饰的作品相比,这种现代题材受到观众和评论界的一致好评。由于在1866年巴黎沙龙中获奖,蒂索获得了无需沙龙评审即可直接参展的特权,对现代和时尚的敏锐捕捉和生动描绘使蒂索很快在法国画坛获得了成功。

欣赏者的女子

1871巴黎公社失败后,蒂索被迫流亡伦敦。在此期间,对现代和时尚极其敏锐的蒂索开始描绘颇具异国情调的伦敦上流社会场景。这一时期蒂索创作了《太早》、《般长的女儿》和《昨晚》、《船 上 的 聚 会 》等一系列作品,描绘了穿着时尚的青年男女或是奔波于旅途、或是在码头整装待发、或是与亲人挥手告别、或是在站台静静地等待,华丽而又精美的画面透露出一缕淡淡的忧伤,蒂索以一个旁观者的目光敏锐地捕捉到了时尚服饰外表掩饰下主人公惆怅而又空虚的内心世界。这些作品迅速吸引了讲究现代时尚的维多利亚时期新兴贵族的目光,蒂索的作品在英国获得极大的成功。

野餐

蒂索的作品深受拉裴尔前派的影响,和古典主义对理想美的描绘不同,拉裴尔前派主张尽可能地表达真实,蒂索接受了拉斯金对“最精微细节”描绘的主张,但却不在意其在画面中的道德寓意与说教,他不仅钟情于人物服饰和环境中最精微细节的描绘,而且也把上流社会优雅与时尚的生活全方位地展示给观众,使观众在欣赏绘画的同时获得了更多的感官上的愉悦。在蒂索的画面中,泰晤士河和港口码头成为描绘的主要场景,他在唯美与优雅的画面中表现了对爱和美好生活的歌颂与向往,这不仅为新兴、富有的资产阶级所欢迎,也使蒂索在商业上获得巨大成功。波特莱尔在讨论以现代生活为题材的绘画作品时,曾批评当时的很多画家都普遍存在让所描绘的现代人物穿上过时服饰的倾向,蒂索很显然巧妙地避开了这点,他紧跟时尚的步伐,描绘上流社会的闲情雅致,这不仅使他的作品更具“现代性”,也更符合上流社会新贵阶层追逐时尚、追求现代的心理需求。对于这种现代生活的描绘,蒂索并非开先河,早在蒂索来到伦敦之前,现代风俗已经成为很多英国画家表现的题材,但当时主流的艺术评论界却对此提出指责,他们认为应该像古典画家一样描绘古代题材以表现一种崇高和理想化的美,而这种对于现代生活近似照片似的准确再现,无意于把上流社会的隐私暴露于公众面前,更是对以往严肃题材绘画表现道德说教的离经叛道。由于受到新兴资产阶级的支持和公众的赞赏,这种描绘现代生活题材的作品迅速获得了广泛认可,蒂索抓住了时代的机遇,他描绘细节的出色能力和时尚唯美的画面也使他很快脱颖而出。蒂索不仅在他的画面中处处表现出奢华与时尚,其本人对形象、服饰也极尽考究,似乎作为时尚的描绘者本身也要身体力行,就像波特莱尔蒂索所强调的:“讲究时髦在造就现代生活的观察者方面是个必不可少的因素。”

十月

蒂索一直坚持描绘现代时尚题材,虽处异乡伦敦,但他却能运用其天生的直觉敏锐地捕捉到英国市民的生活场景,和莱顿、塔德玛等同时期英国本土画家描绘的高贵、理想化形象不同,蒂索运用画笔描绘了维多利亚时期特有的优雅和闲适的生活:游轮、聚会、品茶、午餐、踏青、舞会以及音乐会等等,在这些场面中,每个人都穿着时尚而独特,蒂索以以独特的视角展现了那个时代的上流社会生活闲情雅致,即使受到评论界“毫无艺术价值”的攻击,但其描绘的社会场景和人物服饰却为研究19世纪欧洲风俗和服饰提供有益的参考,极具历史研究价值,即便如拉斯金所批评蒂索描绘的是“庸俗社会的彩色照片”,但作为研究十九世纪历史风俗的重要图像,蒂索的作品仍不失其为伟大的不朽之作。旅居英国期间蒂索的创作达到了其艺术生涯的顶峰。

游艇上

回到祖国后,巴黎的现代生活也成为蒂索作品描绘的主要对象,他选取社会各阶层的形象创作了《巴黎夫人》组画,这些作品生动地再现了19世纪巴黎的社会生活,由于其敏锐地捕捉到了对巴黎的都市情调而受到一致好评。与通过一个旁观者的目光来描绘泰晤士河和港口来表现维多利亚时期的上流社会生活不同,在熟悉的巴黎,他不仅是画面的创造者,同时也是其描绘事件的参与者,他的画面融入了他的生活。

在艺术生涯的后期,蒂索应邀为《耶稣的生活》和插图本圣经绘制插图,之后又为插图本圣经创作素描,蒂索历时十年共为《耶稣的生活》创作了365幅插图, 在巴黎和伦敦及北美展出,并被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永久收藏,随后不久由曼姆土尔斯公司出版发行后从此畅销不衰。使他获得了“能够驾驭严肃题材的伟大艺术家”的称号,但就其美术史上的地位来说,这些商业上成功的作品远不如描绘“彩色照片”的社会风俗画更具其独特的历史价值,这也是他去世后很快被人们所遗忘的一个重要原因。

阅读

蒂索去世后曾一度被公众所遗忘,直到1933年才重新被评论界所重视。1933年列斯特美术馆举行了蒂索的现代风俗画,1936年蒂索的传记《庶民阶层》出版,1984年有温特沃兹撰写的《雅姆?蒂索传》出版发行。近年来在美国和日本重又燃起研究蒂索艺术的热潮,蒂索画面传达出的独特的优雅与时尚再一次征服了观众,作为时尚的歌者,蒂索绘画的艺术价值与历史价值重新得到挖掘并得到了广泛认可,其画面所蕴含的独特的人文和历史价值也使蒂索成为19世纪欧洲最伟大的画家之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